彩神争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彩神争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3 21:59:5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介绍一下三和青年的“日结”工作方式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当地政府有没有出台一些针对三和青年的举措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害人小橙的身份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和青年愿意出来打工,就意味着他们还在生活上有一定的追求。只是因为来到向往的城市后,他们遭遇了一些不公平待遇和来自城市的排斥,比如被中介骗取了身份证和工资、在工厂里拿不到预期的报酬、在工作时自由受限等,在经历了这些挫折之后,他们会有抵制工作的意识,于是进入了“干一天休三天”的断点式生活节奏里,最终选择了尽可能地少劳累、低成本、低要求的生活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融不进的城市,回不去的乡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8月7日,三和人力市场附近的廉价旅馆。受访者供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丰:主要是人们对农民工的想象还停留在上一代的阶段。翻垃圾、买便宜的水,这都是上一代农民工给我们留下的穷苦、忍耐、节省的印象。以前的打工者,他们即使手里有点余钱也不舍得花掉,甚至有人进城时还背着老家的两袋大米。他们在城市里过最苦的日子,是为了回到农村补贴家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丰:做“日结”一般一份能赚150元块钱,有些刚来三和的青年,还幻想可以白天、晚上做两份日结,一天就赚300块,但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。“日结”工大多是体力活,比如在工地里搬拾建材、在宴会上来来回回地端盘子,这些工作对人的体力消耗很大。所以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三和青年们“干一天休三天”的节奏,整体收入不可能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丰:我们接触到的三和青年,待得最久的也就五年左右。他们这种“干一天休三天”的状态不可能维持很久,否则就变成一个真正的流浪汉了。有的人因为家庭原因,有的人因为忍受不了艰苦的生活状态,都逐渐离开了。很多人都回了老家,比如在当地的县城里做了保安,娶了媳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年城市变化很大,但是,对于体力劳动者来说,他们的处境并没有这么大的变化。流水线的工作依然枯燥,工地里的工作依然充满风险,这些农民工在面对城市飞速的变化时,心理落差就会越来越大,有了一种被排斥的感觉。